芸芸眾生,都只是浮生的一粒沙。

若夢。我們都是光陰的一個匆匆過客,旅途的風景很美,但欣賞的心已然老去。歲月苒苒,我們一直在一場迷離的夢中徜徉,等待一次唯美的流浪,聆聽一曲纏綿哀怨的斷腸。短暫的人生,有太多太多的留戀,太多太多的不舍,亦有太多太多的遺憾,怎見浮生不若夢?行走夢境與現實的邊緣,夢裡的自己,更為真實、更為脆弱。
浮生若夢,一眨眼便不知人間幾年,徒增愁緒。

若茶。暖暖的午後,手捧一杯清茶,瓷杯上素描著青花旖旎的勾勒出別致。抿一口,淡淡的苦澀在口間,在心頭縈繞,揮之不去。或許沒有人告訴我們珍惜了不一定擁有,但我們固執地相信珍惜了就會擁有,付出了就一定會有回報。沉浮人生,我們一路追逐,前方道路荊棘密佈,稍不留神就會遍體鱗傷。所謂的人生似一杯茶水,需要安撫浮躁焦慮的心,靜靜地尋找深處的愜意恬然。
浮生若茶,苦盡甘來,回味悠長。

若霧。斜倚雲端,一壺濁酒難掩孤寂,透過薄霧,注視朦朧的凡塵,那份落寞,那份不堪,無人知曉。撥開層層霧靄,本以為可以看見彼岸花開,可是我只看見自己的手,十指纖纖,握不住流雲飛霧,無法辨認留下的痕跡,偏離了最初的軌道,我們的方向迷失在彌漫霧氣的森林裡。茫茫林海,漸漸變得不清楚,漸漸消散,窮極一生,我們追求的,不過是一片虛無的幻影。
浮生若霧,等待我們的是未知,是不可揣摩的未來。


浮生未歇,清笛的聲音響過浮生,梔子花的清香,飄渺在如煙的浮生。
袖舞流年,書寫浮生。
Let your heart warm in the winter reeds
People still, love misty
Embrace the tiles ink slowly getting older
Shimmer, slow time
Time to grow old
Tender heart
Exudes the intoxicating aroma
Grief in the rebirth
In my best years in
Our pursuit of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