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

多年後,在數落文字的時日,我想起明媚午後的那一場相遇,深深覺得是一場陰謀,徐徐綻開在那一個惠風和暢的晴日。
彼時的我,孤身奮戰在題海中找尋所謂的安全感,為了所謂的目標和最真摯的夢想給人生定下一個眾人皆知的航向,尋求心安。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也只有夏寧能帶給我無限的慰藉和溫情了。如此,在眾人啼笑皆非的時代,夏寧甘願和我一起去承受現實的磨礪,我已是感激莫名,在充滿痛苦與挫敗的成長之路上,有這樣一個默默給予正能量的女子和我共同走過,已然幸福無以言表。
初夏,陽光帶著微不可觸的溫暖和慵懶傾瀉,裹挾著清幽香味的風飄蕩在灑滿落花花瓣的桐花路上,看著一片淺紅色花瓣在空中孤零的飛舞,作生命最後的綻放,忍不住在空中攔截,握住,凝視。在時間和生命面前卑微的祈禱,綻放的歲月定格。花瓣微濕,碰觸到溫暖的手掌,流露出神秘的液體,略帶幽香。
寂寞的午後,和夏寧一起走在桐花路上,感受著柔軟,安寧。

在充滿詩意的桐花路上,我邂逅何雨,安靜的像雨水從臉龐滑落般自然,手上捧著一本納蘭詩詞,默默張嘴閉合,嘴唇優雅的上下貼合,就像黑白琴鍵奏著安靜的旋律;額前傾瀉著柔順的長髮,隨風飄蕩,安靜自然;抬頭對我微笑,木訥的我居然忘了怎樣去點頭示意,耳邊的蟬鳴好像在嘲笑我的無知,而後,繼而默念“舊事渾如濁,傷心只問天”。那一刻,我如遭雷擊,茫然不敢向前,只覺眼前情景恍然若夢,並且半晌不敢吱聲,怕驚醒了眼前的一切,包括枝頭的蟬鳴。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等時光輪回,期望花葉相遇的午後,作出最後華麗的飛舞,冰冷的歲月帶著嘲諷的祈禱默默地走了一千年,慨歎,相遇無期。

在那一瞬間,我深信,這次相遇,是世間至美至善的。
夏寧一直站在我身後,不語,看著我的心含苞待放,現在憶起,在那一刻,定有一種無助在她的心頭肆意蔓延。

改變到底是什麼? 河裏淹死了怒吼 從前與未來的自己 Every state has laws about “implied warranties 柔情只為你傾城 笑吧將薪比薪的想一下 歷史的真實性 strange and poignant lament grab your guitar The investigation is continuing, the spokesman added. pushing incremental product improvements

那個有愛的季節裏

我時常在想,如果不是你的身影,推開了塵封已久的心門,那回眸一瞬的目光驚醒了沉睡多年的靈魂,我怎麼能夠體會這無悔的愛戀,在你轉身的刹那我讀懂你那顆為我綻放的心靈,你我的緣分盛開在這個憂傷而又浪漫的季節,因為有你,我的世界不再孤單,相愛的歲月中,我們曾緊緊相擁。那個明媚的季節裏,最美的不是雨後的那道彩虹,不是銀白色的海灘,亦不是天空那朵朵白雲,而是我們臉上掛著的笑容,映入眼簾的都是表像,直達心底的才是最真的體會。

曾經你的擁抱是我最溫暖的港灣,如今緣分已盡,你已遠去,不能相愛,不能相擁,或許真如你說的,我們只是彼此生命中的匆匆過客,只能溫情一瞬,不能相擁一世,春去春無歸,夏至夏成殤,既然無法挽留,既然愛已消逝,何必寂寞箜篌,何必身陷囹圄?

聽說魚的記憶,只有七秒,七秒過後,記憶為零,一切歸於平靜,所以它的愛情只有七秒,七秒的愛情原來就是一生,而我們的記憶卻只能擱淺,那些記憶直至生命終結,都會追隨一生,銘記一世。

城市的喧囂和你的身影,都會漸漸遠去,一份幽靜,清澈了心底,聽一曲暖心的音樂,與文字相擁,與文字對語,內心渴望的那份心境融入靈魂深處,將自己的心投放在音樂和文字之間,營造出一份寧靜,輕鬆,溫馨的遐思,揮出別樣的韻律,保持一份恬淡的心情,在流水般的歲月裏,在悠長的時光中,學會一個人堅強。

一段情,匆匆來,匆匆走,我已看不清此時的你,而此時我依舊選擇孤獨,情易老,愛易逝,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心殤,誰會知曉?誰懂你寂寞,誰懂你的悲哀?面對淡薄的時光,已經褪色的記憶,我只有選擇瀟灑離開,淡然轉身,靜候在時光的角落,與孤單為伴, 獨自忘卻,一個人堅強。

彼岸流年,你我終成陌路,此去經年,你陪我走過那個最美的夏末,我默默的看著你離開,你遠去的背景漸漸模糊,最後消失在煙雨中,無數花朵隨風而落,一襲微涼,一抹哀怨,等下一個夏末,我會忘記悲傷的結局,等下一個夏末,我將重拾一抹微笑。

如今,面對同樣的景色,心境不同,感受不同,生活還在繼續,那些逝去的時光永遠不會回來,我們只能不斷的和過去告別,望著那段擁有過又失去的曾經,突然明白,有些美麗的風景只能遠遠回望,不能滿滿的擁有,那麼我只能學會承受,學會從容的面對。

在我們的生命中,很多時候需要一個人去行走,一切煩惱源於自己的心,縱然無法拋開一切,那就在心累的時候,選擇一處靜謐的風景,寄託自己的心,給自己一個自由呼吸的空間,拋開繁雜與塵世,享受一份悠閒和愜意,讓心靜靜的停泊在此處,讓心得以釋然。

執筆訴心語,此生無悔,那些唯美的幸福和思念都將在時光中珍藏,融入塵封已久的歲月中,讓心在這個即將謝幕的繁華中凝聚成一抹力量,讓自己在今後的風雨中,獨自堅強!

戚戚不似榮雨聲

雨,她是世界上最純淨的東西,他可以滋潤萬物,亦可讓人相思。在雨水頻繁的夏季裏,雨,永遠都是主角,她的灑落,在花草眼裏,她猶如上帝派來的使者,永遠是那麼的慈祥,而在充滿牽掛人的眼裏,那是滴滴的淚水,那是對遠在天邊的人的思念。夏天,你的到來是否會再次勾起我對她的相思呢!

榮雨,我對這個字的解釋就是榮耀、高貴,給人一種雍容華貴的感覺。你也的確如此,出生在深秋的季節,你的笑容猶如那秋分掃落葉一般,對自己不喜歡和不在乎的東西都會將他們全部毀滅,你可知道,我就是那塵粒中的一個。

雨,你知道嗎?在看不見你的日子裏,我真的好失落,每天都期盼著你,期盼你對我的同意,期盼你的回信,期盼你的原諒。有時天空會烏雲密佈,接著你就猶如仙女一般,從天而降,對萬物生靈進行滋潤,我那時常常會站在陽臺上看雨,或許是太癡迷於雨了,每次一看就是半個鐘頭,久久不忍離去。我愛雨,愛雨的柔順,愛雨的飄逸,愛雨的灑脫。

時光冉冉,我知道,歲月的年輪不會再回頭。雨,縱然你討厭天上的金鑫,但那顆鑫不會離去,他會在星空裏,永遠的守護著冥王星和火星,因為這是天蠍一族的守護心。你是一場堅強的雨,你不因為周圍狂風而改變自己,不會因為空氣的渾濁而是自己變得渾濁不堪。

雨是會適時的改變自己,在第一年,你是一個還存活在童稚時期的小女孩,對什麼事情都不懂,到了第二年,你原本傻裏傻氣的頭髮變成了長髮,非常的漂亮,那是,一根黑色發帶將頭發紮住,就像那漢宮裏的宮女。到了最後的一年,你的髮型是前兩年的結合,梳了一個斜劉海,在你那烏黑烏黑的眼珠的襯托下,你成為了一個冰冷豔麗的美女,你的每一個動作都可以說是傾國傾城一般,那麼的令人魂牽夢縈,讓人茶飯不香。

雨,我想問一下,你還好嗎?你過得快樂嗎?還在為下個階段的事兒煩心嗎?為什麼不去看看天上的鑫,他在那裏,不離不去,永遠的照亮著你,你只要一個小的暗示,他就會降臨。未來的路,你該如何走,還有,下次,我該去哪兒找你,雨,聽見嗎?雨!雨!雨!你的“倦雨樓閣花一宿,孤樓一夜照春來”還記得嗎?你的詩永遠是那麼的悲、孤,雨,我不在你身邊了,你要保重。

一滴陽光般輕盈灑脫

有一天我飄到上帝面前,乞求借我第三只眼,給我一線天窗,是為了珍惜幸福擴散的因數,她沒有同情,卻給了我一滴陽光的溫暖,可我卻在一直暗淡,一個人漂泊的地方,所有的等待與起伏都只與光陰有關,無關往來,無關喜憂,無關溫暖,於是我的光芒便一點一點的暗淡,在等待中我變得如此輕盈。

也許每一段點滴的人生都會是一段美麗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會重新洗滌著我在現實中傷口,痛的心安,如此而已,卻不能減輕我心的重量,於是在在找尋明天的生活時學會了放空自己,放空那個已飽經風霜的心,我帶著自己還僅剩的一點光芒,走進小橋流水的世界,帶著純真的心去感受那蟬鳴蟲叫涼風過的大自然美景,感受著那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或許很短,但足以蕩去我一身的塵埃。

我本溫暖,卻感覺清冷,努力擺脫世俗的束縛,卻徒勞,亦看淡,卻始終心存遺憾,原本已經覺得看淡了許多事,但真正走到那一步還是無法跨越,一步而已,卻猶如隔世之距,永遠是在原地渡步,一些無為的負擔,增加的是重量,背負的極限被打破,面臨的是崩潰的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卻也徒勞,最後的抉擇無法下定,亦枉然越來越看不清自己了,是絕情?是冷血?是懦弱?是無知……是只能抉擇於逃避,還是本來就屬於逃避中人,盲目的找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一直找不到。心欲絕,素顏改,遙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彼岸,待不盡的胡思亂想,種種思緒唯我一人可知,這也許是我人生的可悲,但更可悲的是我卻更改不了一點,於是嘗試著習慣,後來確實也做到了,然後在我的世界我覺得很好,我在騙著自己,騙得那麼徹底……

我本想無欲無求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系一舟,可我發現我也只是個凡人,那些濫俗的世事不免俗套的在一點一點蠶食著我,看不透紅塵,所以我還在紅塵裏苦苦的掙扎,帶著期望和責任在這個世界平凡的走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站在人群中央,渺小的就如同一滴被遺落的陽光,如此般默無生跡,,太多的累贅,仿佛下一刻就會將我的防線一一擊潰。我本不該在黑夜出現,也許是,也許不是,仰望星空,挑逗心旋的群星,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流光帶不走的漂泊,黯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種種,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在羈絆我的到來,忽起的清風撫慰我疲倦的眼皮沉眠,運轉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不知何時起,一幅幅清晰的畫面在我的腦海裏幻化成片,忽被喚醒,發現眼角竟殘留著一滴淚珠,我的心開始迷亂,不可名狀,夢境來的這般悄無聲息,猝不及防。

 

第一次見到他,莫名地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時候也不懂這種朦朧的感覺是不是愛情,只是很希望能看見他,很喜歡聽他指點江山,高談闊論。於是便利用職務之便,常常找藉口去他的宿舍談工作。呵呵,想想當官而能真正做到清正廉潔,不以權謀私還真不容易。
  
  

其實真的和他在一起時,卻又靦腆地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聊完班裏的事情,他往往會打開話匣,躊躇滿志地談他的遠大理想和抱負,談他怎樣在菜市場和小販討價來鍛煉自己的能力,談業餘時間怎樣找單位免費為人家做專案,來提高自己的專業技能,也會談他最喜愛的吉他和音樂。大多數時候我只是專心地聽,聽得非常入迷,對他也更加崇拜。

唯一一次單獨和他在一起,是有一次他請我幫他縫被子。他對我說:“我把被子拆洗了,不知道怎麼縫起來,你能不能幫忙?”其實這樣的事情我也只是看我媽媽 做過,自己從來沒有做過,但我想縫紉這樣的事情女生畢竟比男生水準高,於是欣然答應。那天,他宿舍沒有人,我縫一邊,他縫另一邊,及至完成了一看,他縫的 針腳整整齊齊,間距大小一致,而我縫得則歪歪扭扭,針腳更是長長短短,參差不齊。我吃驚地說:“你縫得比我好多了!”他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而我則窘迫地 恨不能在地上找個縫鑽進去。

當同宿舍的女生大都開始為男朋友織毛衣手套的時候,我依然是形單影隻。 有時候便會想起他,想他會不會喜歡我,雖然和他聊天很投機,雖然班級組織出去郊遊時都是他騎自行車帶著我,但終究還是沒有確鑿地證據和明顯的信號。想想他 是那樣地志向遠大,能力出眾,自己有何德何才,能讓他欣賞愛慕,想到這些,便心灰意冷,於是更加專心致志地學習。大學四年一晃而過,轉眼大家已天各一方。

剛畢業的時候同學之間還相互寫信,慢慢地也就斷了聯繫。再見面時已是在大學畢業10周年的聚會上。10年的歲月把一個曾經豪情萬丈的他磨礪成了一個成熟的男子,肚子大了,頭髮少了。

那天大家都很激動,仿佛又回到了學生時代,又由於很長時間沒有見面的緣故,彼此間又有些拘謹,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一杯一杯地敬酒,仿佛要把所有的思念和感情都用酒表達出來,最後的結果就是都喝多了,飯後去校園裏散步。不知什麼時候,他走在了我身邊。他明顯帶著醉意對我說:“大學的時候,我暗戀了你四年。”我一下子愣住了。

他接著說:“那時候一直不敢對你說。臨近畢業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在離校前的最後一個夜晚,我對自己說‘你如果再不說,就永遠沒有機會了’,那晚上我一個人在樓頂上彈了一夜吉他,唱了一晚上歌,可第二天我還是沒有勇氣告訴你。”

最浪漫的事是與妳作同樣的夢 微不足道 現在大家面臨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環境呢? Heat pumps could also play an important role 橘で秘梅譜 無主の静寂が 今日の私は頭痛がします 似非货物も清 煙雨江南.如花般美眷! 粽子緣自於屈原!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